天津11选5试机号|天津11选5 500期走势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 > 國內 > 新聞內容

增值稅減稅:要落地,更要生根

時間:2019-04-12 17:26:13  來源:  作者:  瀏覽量:

 增值稅減稅:要落地,更要生根

2019年注定是一個“減稅年”,減稅的內容是多層次、多維度的,既涉及到流轉稅,也涉及到所得稅;既有針對性強的小微企業減稅,也有普惠性的基準稅率下調;既有稅率的下調,也有涉企收費的減少。在4月1日之前,減稅降費的重心是“稅”,之后則會逐步轉移到降費,例如4月3日大幅度下調了涉企的行政性收費和經營性收費,5月1日開始正式啟動社保費率的下調。

 

這些政策能否發揮其本質作用,取決于兩個關鍵步驟:一是“落地”,二是“生根”。“落地”非常容易理解,就是政策要得到百分之百的執行,不能在執行中打折扣,或者“明降暗升”“此降彼升”“今降明升”“稅降費升”等等諸如此類。關于“落地”過程中的風險,我們會在第5篇專門論述。

 

與“落地”相比,更關鍵的是要“生根”。減負、減收都不是減稅的真正目標,自2012年以來,中國的稅收收入增速開始急速下滑,從2011年的22.6%持續降低至2016年的4.3%,維持了長達5年的下降趨勢,雖然2017年開始回調至10.7%,還主要是因為產品價格的上升導致的,是一個非常短暫的現象。另外一點值得引起重視的是,中國的稅收占GDP的比重僅有18%,稅收占全部政府收入中的份額僅一半,與其他國家相比,中國18%的稅收占比是非常低的,減稅會導致稅收占比繼續下降,從橫向對比來看,降低一個非常低的指標是沒有道理的,從縱向來看,稅收占比已經從2012年開始是逐步下降了。

 

減稅的真正目標是經濟增長,只有減稅帶來了經濟增長,減稅政策才算“生根”。減稅激發了經濟活力的提升,生產、消費、投資、進出口的增加,反過來就擴大了稅基,減稅反而不一定要使得政府減收,至少是減收的幅度遠低于減稅幅度。如果增值稅減稅能夠“生根”,政府、企業、居民都能夠從中獲益,這將是一個多贏的結果。

 

減稅與企業投資

 

一個國家長期的經濟增長取決于生產能力,生產能力又是由眾多的企業疊加的,因此減稅與增長的第一個關鍵環節,就是減稅與企業生產的關系。宏觀層面的經濟增長,在微觀層面就是企業生產規模的擴大,這種規模擴大的前置條件就是企業投資的增加。企業投資,有可能是單純地增加幾條生產線,以應對突然上升的產品需求,也可能是趁機更新設備,提高生產技術和產出能力。無論是出于什么樣的目標增加投資,其結果一定是企業的生產能力的提高,并相應帶動上游產業的蓬勃發展。

 

但現實的狀況是比較困難的,投資的活躍度在低水平持續徘徊。其中,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從2011年的25%下滑至2014年的15%,民營企業投資從2013年的27%下滑至2015年的9%,幾乎可以認為企業的投資“腰斬”了一大半。正是微觀層面的企業投資持續低迷,才使得中國的宏觀經濟增長維持了6%-7%的區間。

 

也正是在這樣的背景之下,之前的多次減稅政策都是立足于刺激投資。其中,值得重點提及的是兩類改革,第一是增值稅轉型改革,全面推開的年份是2009年,是為了應對國際金融危機的沖擊。第二是2014年的固定資產加速折舊政策,是為了應對2013年的民營投資的“斷崖式”下滑,2014年挑選來132個重資產行業,實施了固定資產加速折舊,2015年繼續增加了281個行業,2018年則實施了力度更大的折舊政策,允許企業購入的500萬以下設備一次性折舊,從而加快了企業投資成本的回收速度。

 

此次的增值稅減稅,嚴格來說沒有直接錨定在刺激投資,但是減稅帶來的現金流增加,會間接推升企業的投資。民營企業的投資,無論是固定資產投資,還是研發投資,往往都受制于資金的約束,在自有現金流有限的情況下,這些企業從金融部門獲得信貸的難度也非常大,因此一些原先應該發生的投資支出,就被擱置了。在增值稅減稅的過程中,稅率下降會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企業利潤,企業的現金流因此而增加,與增值稅降稅率相伴隨的一些其他配套改革,特別是期末留抵退稅政策,更是直接奔著企業的現金流去的。

已有位網友發表評論
網友評論

登錄名: 匿名發表
天津11选5试机号 北京彩票官网pk10 抢庄斗牛看牌 时时彩压龙虎技巧 北京时时赛车开奖 单双大小规律常见规律 百人牛牛稳赢公式 ak国际娱乐 时时彩综合走势图重庆 宾利国际ktv正规吗 足彩当理财可靠吗